五零時光微瀾

作者:纖陌顏  類別:言情  狀態:連載

更新時間:2020-04-12 20:03

最新章節:第78章,不留在家

五零時光微瀾 內容簡介:
被暗算到自爆的柳詩樂一睜眼,就發現自己好像回到百多年前那個傳說中的貧窮年代……
看著等級歸零,一片荒蕪的農場,柳詩樂眉頭微挑~
PS:本文平行架空,如有不妥請輕噴~

五零時光微瀾最新章節列表

猜你喜歡
六零時光俏
六零時光俏
作者:姣姣如卿
周安安穿回六十年代變成了周小安,多了個空間,可她的社交恐懼癥、尷尬癥、拖延癥也都跟著來了。更糟心的是周小安的人生實在提不起來,沒文化、工作差、婆家刻薄娘家靠不住……周安安咧著一嘴小白牙安安靜靜地笑,跟大家一起吃著代食品抓革命促生產,攢一年布票做一件新衣裳,在誰都沒注意到的時候把自己的小日子安排得風生水起,來欺負她的來占便宜的一個沒放過,還順便踢走幾朵爛桃花。小蝸牛一樣一點一滴慢吞吞地把家搭好,周安安剛想躲進去再也不出來,一抬頭,“咦?你怎么還跟著我?”某人一臉認真,“出來遛蝸牛。”心里卻不滿,小沒良心的,投喂了那么久,才看見我!嘴角又忍不住上翹,不過,好在,總算是看見了!
七零俏時光
七零俏時光
作者:旎旎
末二代李彤遭朋友陷害掉入了開滿食人花的山谷,沒想到卻是穿越到了一百年前的一九七四年,一個漂亮而又有些軟弱的十五歲女孩子簡丹身上。和簡丹住一間房的張芳芳是一個重生者,為了擺脫前世的命運,張芳芳手段用盡只想能得到有些背景的黃劍鋒以改變自己前世悲催的命運。卻沒想到黃劍鋒沒有被蓄意接近的張芳芳吸引,倒是被李彤穿越的簡丹所吸引。而前世簡丹的丈夫洛明宇和黃劍鋒是戰友也是發小,兩人還一起救了簡丹,他也如前世一般不顧一切地愛上了簡丹。四個人的關系就這么糾纏著,不知道在今后會走向何方……
九零妙時光
九零妙時光
作者:三羊泰來
上輩子,玉溪憋著口氣,要賺很多錢打臉繼母,卻被好朋友出賣,誣陷退學,親媽找過來不是救贖,反而推她走向深淵。她活在悔恨中,在花樣年華中去世。沒想到一覺醒來,又回到十八歲,可重生的時間點不對!剛歸來,反應的機會都沒給,就被人劈暈是怎么回事?某人:下手有些重,看來追妻路很漫長......
五零后記事
五零后記事
作者:圈地養膘
經書友提議,本書又名《我從地府來》。作者總結:本文是東方玄幻向、略帶感情線、結局無男主的年代文,請謹慎入坑!大致開頭:借尸還魂后,看著家徒四壁的屋子,還有月歷牌上明晃晃的1964年的字樣,云舒:“判官,你出來,我保證打不死你。”大致簡介:這是一個八十后,借尸還魂成五零后,帶著金手指,在長白山種參打獵啥都養,努力浪成山神的故事。主角格言:只要鋤頭掄的好,沒有挖不動的死墻角。完結作品:《路人甲日常》《開掛人生之修真界的假仙》
穿越七零好時光
穿越七零好時光
作者:貳姑涼
出生在末世新紀元的力量女秦燃重生到七零年代秦冉冉的身上!在這個物資匱乏的年代!……等等!秦冉冉拍桌反駁道:“誰說物資匱乏了?讓他到新紀元來待待看!”地上跑的,天上飛的,水里游的,全是美味啊~美味!看著眼前都是吃的東西,秦冉冉的口水都流了一地!!對于那群如同蝗蟲一般的親戚家人,她只挑了挑眉稍,舉了舉拳頭!誰敢搶我碗中食,我便揍的他爹媽都不知!爹媽:……只是,每次她想出手,便被某人攔住:“媳婦兒,我來!”秦冉冉:……
悠悠六零時光妙
悠悠六零時光妙
作者:瘋狂的小魚干
星際頭號殺手云祈來到了六零年代,從云家的呆丫頭變成了村里的懶丫頭。誰說艱苦年代就要艱苦生活的,奮斗這種事情分明拼的是腦子。只是那個小知青你聰明過分了啊!大魔王要拿壞人練手,你動動腦子就解決了是怎么回事?!!
六零時光微微甜
六零時光微微甜
作者:李子歸
周蘭香是紅旗大隊第七生產隊最漂亮能干的媳婦,誰都不會相信,她父母和公婆早就心照不宣,她嫁過去就是給王家做牛做馬報恩的。可是她忽然做了一個夢,夢中看到了自己未來一輩子的事。不聽話爹娘就打斷腿!伺候了一輩子的公婆罵她是不生崽的母豬!賣血養大的養子養女竟然是丈夫在外面跟寡婦生的野種!夢醒了周蘭香也醒了,決定看誰不順眼削誰!隊里那個又狠又橫壞得遠近聞名的小流氓馬上滿臉嫌棄地湊過來了。紅糖花布香胰子,小流氓冷著臉一股腦地往她懷里堆;砍柴挑水掙工分,氣呼呼地都替她干完了;斗極品當保鏢打流氓……小流氓忙活得熱火朝天,忽然想起往事,梗著脖子給了周蘭香一個后腦勺,我還跟你生氣呢!還不趕緊來哄哄我!
九零時光微微暖
九零時光微微暖
作者:橙夏小語
可可穿越了,一下子年輕了十一歲,身邊還多了個妹妹。她本來只想著,要努力的生活,讓家人們都過上好日子。可沒成想,在她身邊,還會有個人陪著她經歷陽光與風雨。他說:“不管我們相距有多遠,我都會在記憶中最溫暖的地方等你!”(本文以女主的事業線為主線,也有感情線。沒有空間,沒有系統,只是寫了個溫馨的故事。虛構的故事,請勿考究。)
纖陌顏其他作品
站長推薦
真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