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失憶后只記得我

作者:丁嘉樹  類別:言情  狀態:連載

更新時間:2020-03-31 08:47

最新章節:第834章 離奇

大佬失憶后只記得我 內容簡介:
東川航空機長兼傅氏財團唯一繼承人傅南禮,車禍失憶了。
只記得車禍前拼死救了她的溫喬。
“你是?”
只有留在傅南禮身邊才能活命的溫喬不要臉道:“我是你老婆啊。”
傅少眼神迷惑,但只記得這么一個人,她說是,那就是吧。
冷峻矜貴的男神就這么被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野丫頭給搶走了。
全港城的名媛怒了。
眾名媛集資一個億,一定要撕掉某謊話連篇狐貍精溫喬的假面。
卻只等來兩人的世紀婚禮。
一億就這么打了水漂!
眾名媛哭天搶地:“都說傅大公子腹黑深沉,怎么就栽在這滿嘴謊話的小狐貍精身上了?”
某男人目光輕漫:“不將計就計,怎么把小狐貍拐回家?“

大佬失憶后只記得我最新章節列表

猜你喜歡
失憶后我成了神醫
失憶后我成了神醫
作者:桃漁
飛機失事,田橙回到十六歲那年。心偏到胳肢窩的奶奶,奸懶饞滑的叔嬸,將她視做丫環下人的姑姑,自稱是她戀人的商界奇才……封存的記憶慢慢浮現,這一世,她要遠離極品親戚,實現人生理想,絕不重蹈前世的覆轍。田橙:吃了我的給我吐出來。喻蘭川:為什么別的人你都記得,唯獨把我給忘了?田金枝:我的我的我的,全都是我的!大學該我去讀,喻蘭川也是我的!田野:誰說我膽小?我明明膽大包天,要不要證明給你看!田喵貓:我才是主角,田橙她只是我的寵物,上天派我來,就是為了幫助我的寵物!田橙:蠢貓,你的戲有點多,而且更多時候你是在添亂。
我的失憶老公
我的失憶老公
作者:沫攸茴
那年,她嫁給了他,本以為就這樣幸福的生活下去,沒想到,在她畢業那一天全變了,他來學校參加她的畢業典禮出了車禍,變成植物人,婆婆,因為這件事情,要把她趕出家門,就在這個時候,她又懷孕了,婆婆,不相信她懷的是他的孩子,讓她去做鑒定,鑒定是他的孩子,她婆婆才放過她,等她把孩子生下來的那一天,她婆婆又把孩子抱走,她才見過孩子一面,…………
別來無恙:我的失憶淘妻
別來無恙:我的失憶淘妻
作者:秋雨淋囡
正式版:最近,H市最熱門的八卦新聞就是,帝國集團總裁方皓奇的世紀婚禮上,新娘逃走了。大家都很好奇,到底是怎么樣的女人這么有魄力,敢甩了H市最優男人?一個月后,從法國療完情傷回來的方皓奇發現,他的逃妻回來了。只不過,他很快就發現,他的逃妻除了那張臉是一樣的,其他的一切都變了。非正式版:某熱心讀者:作者大大,你是不是寫錯別字了啊?!你是想寫“逃妻”,不是“淘妻”吧?!某無辜作者:沒有啊!我要寫的就是“淘妻”,不是“逃妻”啊!
失憶后的怪奇物語
失憶后的怪奇物語
作者:探險協會會長
一覺醒來,周游發現自己失憶了,就在他迷茫的時候,他找到了自己的日記。翻開日記,第一頁寫道:希望歷233年4月1日“來到了一座全新的城市,找到了一份老師的工作,但是作為一個手上沾滿鮮血的劊子手,我有資格享受這一切嗎?”周游看完以后,沉默良久后打開某軟件提問道:失憶后發現自己以前是個變態怎么辦。
我的百萬個失憶人格
我的百萬個失憶人格
作者:肥瓜
龍套A:“大家聽好,不管什么情況,別去惹那個瘋子!”龍套B:“沒你說的那么嚇人,上次他只是炸了半座城。”龍套C:“......”龍套D:“運氣真好,你碰到的肯定是最溫柔的那個......”
失憶美妻
失憶美妻
作者:清水無琦
全名:《名門蜜寵玄少的失憶美妻》她,美麗,嬌俏,善良;他,多金,冷酷,桀驁。一場車禍令她失去記憶,在父母的安排下,她嫁給了他。她以為迎接她的會是幸福和甜蜜,可誰知新婚之夜他竟任由他最好的朋友闖進新房。。。她求救,呼喊,絕望。。。最終——保住了清白但心卻碎了一地。她的丈夫。。。那個母親口中對自己疼愛有加的丈夫怎么會是這樣?明白一切之后,她想要逃離卻發現越陷越深,怎么也逃不開---------------本文小虐,求鮮花、求票票、求收藏
失憶愛人
失憶愛人
作者:玥醬V
  千年輪回出現,暫停盛大婚禮!  太陽神和月神因失敗,來到異界,結果彼此失憶!  在異界里發生了許多愛恨交加,可喜可悲等事情!  對方?婚禮?親吻瞬間?千年輪回?  一千年前的這對愛人,如今只不過是陌生人!  他們今后還能記起對方嗎?還能記起婚禮嗎?還能記起親吻的那一刻嗎?還能記起千年輪回的存在嗎?  女神之冠,是否還能找回?愛人之心,是否還能記得?  失憶愛人,永不分離!  
諸天幕后大佬
諸天幕后大佬
作者:丙己戈
穿越到異界的張浩,成為了諸天改命聊天群的群主。改命一時爽,一直改命一直爽!讓我看看,最近需要改變哪位大佬的命運?是幫助孫悟空打敗如來?還是幫助許仙對抗法海?是提醒關羽大意失荊州?還是告訴蕭峰帶頭大哥是誰?什么,滅霸要打響指毀滅世界?孫悟空,趕緊過去,一棒子打死滅霸。......(諸天改命聊天群書友Q群號碼854191332,歡迎各位書友加入)
丁嘉樹其他作品
站長推薦
真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