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家小九超皮噠

作者:水清竹  類別:言情  狀態:連載

更新時間:2020-04-03 23:42

最新章節:第9001章 你們信嗎?

云家小九超皮噠 內容簡介:
她是王牌特工,卻穿越成鄴城第一廢柴奇葩女!
本小姐是丑女?化繭成蝶,亮瞎你的鈦金勢利眼!
本小姐是廢柴?天雷在手!劈的你外焦里嫩香噴噴!
一張利嘴走天下,誓要桃花遍地開!
某尊左手拿刀,右手拿劍,砍落桃花一朵朵!
某女挑眉一笑:“你砍我桃花,我虐你白蓮,兩只妖孽湊一雙,絕配!”

云家小九超皮噠最新章節列表

猜你喜歡
九零甜蜜蜜:小痞妻,超兇噠
九零甜蜜蜜:小痞妻,超兇噠
作者:葉依舞
“嘯哥,我跟她們說我將要收到一束玫瑰。”“嗯,給你定1314朵。”“嘯哥,我跟她們說你將送我一套房子。”“嗯,江邊聯排別墅都是你的。”“嘯哥,我跟她們說你是我男朋友。”“錯!”男人摸著她的頭,神情滿是寵溺,“乖,是老公!”前世錯信渣男賤女,害死一心愛她的男人。重活一世,她發誓一定好好愛這個男人。嘯哥,喜歡抱她,抱個夠;嘯哥,喜歡吃肉,無論紅燒還是清蒸,讓他吃個飽。嘯哥,喜歡我咩,一見鐘情不行,日久生情也可以哦!
重生九零:嬌妻,超甜噠
重生九零:嬌妻,超甜噠
作者:涼糖太涼
【男女主雙處1v1】二十一世紀實力吃播木棉棉死了,死因明確——在一場直播中噎死的。死就死吧,結果醒來卻發現她重生到了一處鳥不拉屎的偏僻村莊,哦買噶滴,還是九零年,做吃播是沒希望了。木棉棉想:都九零年了,日子應該好過點了吧,結果恰恰相反,家里窮的叮當響,就差把她給賣了換錢。木棉棉捶足頓胸,她發誓絕對不過這樣的日子。吃播當不成,那就換條路走。只是,那個三天兩頭往她家送東西的傻大個讓她頭疼。“你說說你想干啥?”木棉棉指著他腦瓜子問。傻大個眨巴著大眼睛看她,吐露了一句:“你做我媳婦兒吧,我娶你!”木棉棉:卒……
重生九零:神醫萌妻,超兇噠!
重生九零:神醫萌妻,超兇噠!
作者:水彩魚
【空間+甜寵+神醫=專治各種不服】慘死重生后,蘇萌得到了一個神奇的空間,還有一個奶兇的打手。她想靠種田發家致富,可是總有神奇生物找上門求她治病。初遇時,楚墨總想把蘇萌拐回家當妹妹。后來,他想拐她回家當老婆。蘇萌發現,就算身份被搶,她也能活得風生水起。
黑皮家書
黑皮家書
作者:楊家七叔
這是由一本真實存在的家書改編,由于時代的因素,這段古老的記憶從未公開。黑皮家書,記述了一個家族幾代人的詭異宿命!古老的北方蠡術;恐怖的東南亞降術;神秘的黑苗蠱毒;失傳的走陰契;不死的陰壽人......《黑皮家書》揭露了楊家人的離奇經歷......
重生九零:鬼瞳女神,超兇噠
重生九零:鬼瞳女神,超兇噠
作者:邊玖月
【虐渣,爽文,女強】不恐怖!不恐怖!不恐怖!!!被亂葬崗的老鬼們養大的虞翎美艷的不可方物。但是卻沒人敢打她的主意,甚至還經常被人暗地里說狼心狗肺六親不認,是個連親生父母都敢坑害的女魔頭。至于當著虞翎的面?某城首富:“虞大師好,這卡里有一百萬,還請笑納!”俊美如狐的男人推推眼鏡,似笑非笑:“一百萬?”祁家的大少奶奶缺這一百萬?某城首富瞬間挺直了腰板,冷汗直冒:“一百萬,美金!!!”娘希匹的,一會還得往卡里多打六百多萬!(推薦舊文:重生七五:王牌嬌妻有靈泉)也是女強爽文!玖月的書友群:普通群:384133821VIP群:730708765(需要2000粉絲值)
甜婚蜜蜜寵:小嬌妻,超兇噠
甜婚蜜蜜寵:小嬌妻,超兇噠
作者:泡芙甜甜
[高糖超甜]京城無人不知,陸爺有個捧在心尖尖上的人,可惜人家從來不中意他。可,兩個人突然就開始招搖過市,秀起了恩愛……婚后,余若瑤忙著學醫,拍戲,虐渣渣。陸爺忙著寵老婆,寵老婆,還是寵老婆。某天,陸晉騫發現,自己在余若瑤手機里的備注居然是——臭狗屎。余若瑤嚇得趕緊抓住對方的手,“陸、陸晉騫,這個!我可以解釋!”“嗯?”余若瑤:“是這樣的!我覺得我就特別可愛,就像一條狗一樣!就是那個,汪汪汪!”陸晉騫:“……”“狗嘛,就是改不了吃屎,狗最喜歡的就是屎了!所以我最喜歡的就是你!”哦,她這該死的強烈的求生欲。
某科學的超皮卡丘
某科學的超皮卡丘
作者:子羊先生
一覺醒來,主角看著周圍的環境,囧了——這...為毛我被泡在淡黃色的巨型試管里面....周圍穿白大褂的那些是什么人啊....眼神好奇怪啊...同時,周圍的研究人員也斯巴達了——泥煤我們不是復制御坂妹妹的么,這只試管中的黃色大老鼠是哪個缺心眼的給弄出來的....于是,一只黃色皮神在超電世界開始了奮(mai)發(meng)向(sa)上(po)的驚險歷程.....
神醫娘子超兇噠
神醫娘子超兇噠
作者:兔兔愛賞月
又又又重生了!阮伊人成了美貌蛇蝎,臭名遠揚,人人喊打的楚家小媳婦!草藥,醫術,服飾……她發家致富,成為了威名遠揚的神醫!原本對她不屑一顧的男人紛紛湊上來。糾結,選哪個?算了一個都不要!逃!阮伊人收拾行李離家出走……
水清竹其他作品
站長推薦
真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