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墨軒小說網

第四百零二章 克倫貝爾

小說:天大劍大 作者:浮游的火焰 更新時間:2020-03-26 21:27
  拉摩正費力地和士兵們解釋的時候,法隆從車廂內探出頭來,問道:
  “怎么回事?”
  為首的士兵看到法隆,馬上退后一步,恭敬地行禮:
  “原來是法隆大師,真是抱歉,我這就讓手下放行。”
  “哦,是加西亞啊?沒關系。城主大人在里面嗎?”
  “是的,法隆大師;宮子爵和楊斯勛爵今晚在這里宴請主人。”
  “哦,好的。”
  法隆正要縮回車內的時候,身側甘米爾的聲音傳來:
  “那位城主大人就在這里面嗎?既然經過,不妨見上這位大名鼎鼎的伯爵一面,法隆你沒問題吧?”
  灰發的法隆微微點了點頭,隨即對護衛長加西亞說道:
  “原來是宮和楊斯的宴請?有些意思,我也上去湊個熱鬧吧。加西亞你要上去通報一聲嗎?”
  那護衛長倒是一臉笑容地應道:
  “別人需要通報,您哪里需要?主人知道您來了,一定開心得很。”
  說著,一邊走過來,殷勤地打開馬車門,讓車內人下車,一邊又吩咐手下軍士相助拉摩將馬車停放到空地之上。
  艾隨著法隆等人走上小樓時,撲鼻而來的,是混合了脂粉,醇酒和麝香的暖香氣息。
  這是間二樓的暖閣,頗為寬敞;四角都安放著燃著暖麝的壁爐,香霧繚繞,讓閣中的人物看上去飄飄欲仙的感覺。
  見到法隆上來,坐在正中尊位的那個男子朗聲笑道:
  “原來是法隆大師,真是稀客。記得大師平常都不喜歡這個調調的,今天怎么有興致到這擷芳樓來找樂子啦?”
  語氣甚為歡悅,顯然對法隆一行不速之客頗是歡迎的樣子。
  那是個三十歲許的男子,一頭淺金色卷發,頗為英俊的臉上,最引人注目的便是唇間那兩撇微翹的髭須。
  整個人,從上到下,從服飾到頭發胡須,都修飾的十分精致,仿若剛擦拭干凈的名貴瓷器。
  男子躺在長幾后的軟塌上,身側則緊擁著三名不同風格但都風情無限的年輕女子,修長的眼中則有些朦朧,明顯有了幾分醉意。
  “正巧路過這里,聽說主上在此飲宴,一時興起,便走了上來;還望今晚的主人不要怪罪我這個惡客就好。”
  法隆一邊說著,一邊逕自在暖閣中找了長幾坐下。
  他的語氣和動作都甚是輕松;加上他剛才稱呼男子的方式,顯示法隆正效力于此人,非但頗受重用,兩人的私交也非常不錯的樣子。
  閣中的另外兩人顯然也是長于交際的人物,且互相之間,應都也相熟;法隆的加入并未讓閣中的氣氛冷場,幾句寒暄調笑后,座中又是賓主盡歡,其樂融融的樣子。
  馬修和艾等人在法隆身后,或站或坐,充作法隆的護衛隨從,也無人過問或干涉。
  艾隨口飲用著長幾上溫熱的美酒。
  暖閣中央,幾名輕衣薄紗的少女,正隨著樂曲演繹著令人心馳神往的靡靡之舞;艾似是和他人一樣,投入其中,暗里卻在觀察著尊位后的那個男子。
  上來的路上,馬修已經向他簡單介紹過此人的背景。
  米修.克倫貝爾伯爵,鐵薔薇軍團的軍團長,天巽城和巽風關的守將,也是艾一行來的時候那輛馬車上徽記所屬家族的族長。
  克倫貝爾家族在帝國也是源遠流長的老牌豪門貴族,曾一段時間內躋身黃金家族。麾下的鐵薔薇軍團雖然比不上帝國四大軍團和帝室禁衛團,也算的上是大陸準一流的軍團了。
  百年前,克倫貝爾家族在政爭中站錯了對,被褫奪了黃金家族的地位,并被發配到巽風關來替圣京守住東方的門戶。
  但克倫貝爾畢竟是老牌豪門,在上層圈子里關系和血脈根深蒂固,家族的實力并未受到太大的影響,反倒是通過百年的駐守,將巽風關和天巽城一帶經營得如同鐵桶一般,牢牢把持著天際高原通往東方的商路。
  這一代的族長,米修.克倫貝爾伯爵在帝國里的口碑并不甚佳;多數人說他是個不折不扣的紈绔,整天嬉戲游樂,沉迷于美色之中,號稱‘小郁金香公爵’。
  可米修本人則不以為恥,反以為榮。
  但也有人認為此人心機深沉,縱情聲色只是裝出來的表象;克倫貝爾家族在此人手上非但沒有衰退,反有了中興的跡象。
  “小郁金香公爵?或許吧。”
  “神情姿態確有相似之處,氣質內涵依然頗不相同?或許有刻意為之的嫌疑。”
  以艾的實力,自然不虞他的觀察會引起此人的注意,不過也只是粗粗掃了幾眼后,心中便有了判斷。
  身側,馬修的神情有些呆滯。
  醇冽的美酒加上熏人的暖香終于讓連日來的勞累和疲憊泛了上來,讓他不自覺地昏昏欲睡。便是閣中誘惑萬千的靡靡之舞也沒能讓他提起神來。
  另一邊,甘米爾大多數時間都低著頭,自顧飲酒,也是一副精神不濟的樣子。
  但在克倫貝爾和席中諸人籌皝交錯,談笑風生的當兒,卻時不時抬起頭來,細小的眼中射出銳利的光芒,盯在克倫貝爾的臉上,像是要把這手握重權又自命風流的男子看穿一樣。
  酒過三巡,甘米爾趁隙暗中示意,前排的法隆會意,揚聲說道:
  “美酒佳人,如此盛會,確實令人沉醉;可惜法隆還有俗務纏身,不能盡興,只好就此向主上告辭了。”
  “法隆你又來了,老是這樣,真令人掃興!”
  克倫貝爾已經有了幾分醉意,但語氣中并沒有幾分強留的意思:
  “又要去修煉嗎?魔法師都是這般無趣,浪費如此良宵,豈不是虛度人生!”
  “天下間,又有幾人能學到主上的風流倜儻?”
  法隆并不在意,站起身來,灑脫地半彎了腰,向席中諸人告別,隨即離席而去。
  一行人隨后不停留地離開了這片光影迷離之地,不一會兒,便又駛入了寂靜空蕩的街道中去。
  馬車上,法隆和甘米爾相對席地而坐,面容沉肅。
  片刻后,法隆開口:
  “如何?”
  甘米爾不答,反問道:
  “前幾日那場戰斗,情況究竟如何?”
  法隆臉上浮現出迷惑的神色:
  “不知道。東方的大軍本以為已經串聯好城中的守軍,可以兵不血刃地奪下巽風關,沒想到是克倫貝爾親自設下的一個陷阱。。。先頭五千人進來后,被突然截斷退路,困在死地。
  “但其后,克倫貝爾居然沒下殺手,只是迫降了這五千人后,又原封不動地把這些人放了出去,第二天連兵器也送出城去了。沒人知道他為什么要做這兩頭不討好的事情。”
  “剛才席上的宮和楊斯兩人,顯然也是各自受了身后的勢力所托,想要來打探克倫貝爾的口風,但都被他只談風月的借口搪塞過去了。”
  甘米爾截入道:
  “不必打探了,你也不必費心機猜測。此人心意已定。”
  “席上我看了他幾眼。雖然不多,但已足夠感知此人心志極為堅定,不會為外人所動。表面上的風流散漫只是用以惑人耳目而已。你想憑自己的身份和關系施加影響,也是無用功罷了。”
  “以我的判斷,此人在亞瑟歸來,大勢決定之前,決不會選邊站的;動他腦筋的各方勢力都可以歇了。嘿嘿,兩邊都不討好,也可以說是,兩邊都不得罪,這看來就是克倫貝爾家族目前的立場了。”
  馬車駛過幽深寂靜的巷子,空曠的街道上,只有馬蹄聲和車輪壓過石板的聲音回響著。
  法隆和甘米爾都沒有刻意壓低聲音,車廂里的交談聲傳了出來,落在艾的耳朵里,十分清晰。
  此刻,車廂里暫時靜了下來,片刻后,才聽得法隆的聲音想起:
  “公會的情況如何?非得往東面去一次不可了嗎?”
  依然是暫時的寂靜,隨后才是甘米爾有些淡然的聲音:
  “公會當初投靠那人,原本希望能改變命運,重振魔法的輝煌;可是那人奪權之快,超乎想像。”
  “公會在那人手上,已經是個沒什么太大用處的工具了;如不是隨手消耗掉,最好的結局,也是被拋在一旁;所以公會上下,都對東行抱有頗大期待。。。至少要搭上關系,為將來留一條退路吧。”
  “圣京里,情況究竟如何?”
  “表面上還好,私下里亂得很;以那人的風格,成事之后,勢必又是一個凱尼恩大帝;絕容不下這么些大小家族來分薄他的權力。這事不少人也看得明白,所以動著和我們一樣的腦筋的,不在少數。”
  “嘿嘿,東方六省?!”
  再次寂靜。
  甘米爾的聲音低低地響起:
  “如此看來,天巽城,克倫貝爾家族,卻是目前情況下不錯的選擇了。。。米修此人,待你如何?”
  “此人倒是頗為倚重于我。本來以為這里是是非之地,沒想到,反倒成了頗為安全的所在。”
  “倚重你便好。”
  說完這句話,車廂內兩人都安靜了下去,像是誰都失去了說話的興致。
  • 上一章
  • 目錄
  • 加書簽
  • 更新提醒
  • 舉報錯誤
  • 下一章
  •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 真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