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墨軒小說網

第519章 召回

小說:掌歡 作者:冬天的柳葉 更新時間:2020-03-26 21:29
  掌歡正文卷第519章召回“抓人?”石焱一副懶洋洋的樣子,“抓誰啊?”
  領頭官差神色狐疑:“石兄不知道?”
  按理說石家這兩個在有間酒肆當小二的也該抓走,奈何人家是開陽王的人,不敢動啊。
  “駱馳造反了,駱姑娘現在是逆臣之女,凡是與駱府有關系的人都要抓起來。”
  “有這事?”石焱一臉意外。
  女掌柜驚呼一聲,下意識抓起了鐵算盤。
  天吶,她以為跟著駱姑娘整日見到皇親貴胄、朝中大員就已經夠精彩了,沒想到還有與造反聯系起來的一天。
  造反?
  抓著鐵算盤的女掌柜突然覺得頭暈。
  而領頭官差聽到女掌柜發出的驚呼看過來,不由怒了:“怎么,你還敢抗命?”
  跟著駱姑娘混的人還真是不安分,一個掌柜的都敢拿算盤襲擊官差。
  想到那位曾脅迫他做了不少事的駱姑娘,領頭官差臉色隱隱發黑。
  石焱無視領頭官差的吆喝,扭頭對著后邊喊道:“負雪,帶著大白過來。”
  不多時一名唇紅齒白的少年走進來,身后跟著一只大搖大擺的白鵝。
  “石三哥——”負雪走到石焱身邊,怯怯打了招呼,警惕看了領頭官差一眼。
  領頭官差有些意外。
  沒想到開陽王的親衛還挺配合。
  這么說,傳聞里開陽王與駱姑娘關系有點復雜是假的?
  石焱雙手環抱胸前,懶洋洋道:“兄弟看到了吧,如今整個酒肆除了我們哥倆,就是一位掌柜的,一個養鵝的,外加一只大白鵝。你們大張旗鼓過來把他們帶走,有意思么?”
  領頭官差沖石焱拱手:“石兄,真的不好意思了,現在不管是什么小魚小蝦,只要與駱家有關系,都要帶走。”
  “可他們與駱家沒關系啊。”石焱呵呵笑了,“兄弟可能不知道,駱姑娘前幾日就把酒肆送給我們王爺了,掌柜的和負責看家護院的大白鵝都歸我們王爺了。”
  領頭官差下意識看向負雪。
  石焱臉色一正:“兄弟看什么呢,大白鵝都歸我們王爺了,養鵝的還能不是?”
  負雪眨眨眼,緩緩反應過來:石三哥的意思……他是添頭?
  領頭官差哪里肯信,呵呵道:“王爺不是還沒回京么,駱姑娘怎么把酒肆送給王爺?”
  石焱以看蠢材的眼神看著他:“難道就不能當做驚喜么?總之駱姑娘把酒肆送給我們王爺了,兄弟若是非要抓走他們兩個加一只鵝,就把我們哥倆也抓走好了。”
  領頭官差嘴角猛抽。
  要說準備帶走掌柜的和駱姑娘的面首就算了,誰吃飽了撐的抓走一只鵝啊。
  不過若是燉了吃肉——領頭官差看向大白。
  “嘎!”大白梗著脖子沖過來,張嘴就擰。
  領頭官差慌忙躲避。
  一陣雞飛狗跳之后,石焱示意負雪把大白帶走,對領頭官差歉然笑笑:“這看家的鵝就是賊兇,等會兒我把它帶回王府關起來。”
  這般說著,他對女掌柜使了個眼色。
  女掌柜何等精明,立刻拿鑰匙打開抽屜,取出一沓銀票。
  石焱把厚厚一沓銀票塞給領頭官差:“讓兄弟們空跑了一趟,辛苦了。”
  領頭官差感受著銀票的重量心狂跳,并分明聽到了手下們的抽氣聲。
  開陽王的名頭,銀錢的分量,讓領頭官差決定選擇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咳咳,不管怎么說,這間酒肆是開不得了。”
  石焱笑了:“這個不用兄弟提醒,想繼續開也沒有廚娘啊。”
  領頭官差把銀票往懷中一揣:“走。”
  目送這隊官差離開,石焱淡淡道:“咱們也走吧。”
  女掌柜湊過來,心中忐忑:“三火,我和負雪真的去王府?”
  “這還有假,本來就是駱姑娘托付我這么安排的。”想到那封信,石焱又是一陣心塞。
  被拋下的滋味不好受啊。
  駱姑娘對主子無情就罷了,好歹把秀姑留下啊。
  四人一鵝出了酒肆,女掌柜看著石燚默默給酒肆上鎖,不由紅了眼圈。
  負雪小聲安慰:“掌柜的你別難過,酒肆肯定還會開起來的。”
  女掌柜拿手絹擦了擦眼,對負雪笑笑:“嗯,到時候咱們大白還要看家護院呢。”
  大白:“嘎?”
  有間酒肆正式關門,幾人心情沉重回了開陽王府。
  石焱第一件事就是寫信,石燚則當日離開京城,去尋找駱笙等人的下落。
  主子給他們的任務是保護好駱姑娘,如今人丟了,他們就算把整個京城的恭桶都承包了刷個不停,也沒法向主子交代啊。
  只可惜石焱這封信,衛晗注定收不到了。
  這時的南邊,一場戰斗剛剛結束。
  衛晗領兵回營,連衣甲還沒來得及換,就有親衛來報:“主子,京城那邊來了欽差。”
  “請過來。”
  不多時四名男子走進營帳。
  “見過王爺。”
  “幾位大人不必多禮。”衛晗掃量幾人,暗暗皺眉。
  三名武將,官職最高的是徐將軍,他記得頗得駱姑娘關照的原長春侯府大姑娘就是嫁入的徐家。
  另外一名是個內侍。
  衛晗不由納悶:他這邊眼看就能凱旋,這個時候皇上派三名武將與一名內侍來做什么?
  難不成是要內侍當監軍來了?
  想到這里,衛晗看向內侍的眼神冷了些。
  內侍沖衛晗一笑:“王爺,咱家與徐將軍等人奉皇命來接替您,皇上命您速速回京。”
  “回京?”衛晗心中驚訝,面上依然保持著平靜,“有旨意么?”
  內侍取出圣旨,當即宣讀起來。
  衛晗單膝跪地默默聽完,站起身來:“既然如此,那我這就回去。四位大人先歇著,小王去換衣。”
  眼見衛晗離開,四人面面相覷。
  開陽王是不是太雷厲風行了?
  不過兩刻鐘的工夫,沐浴更衣后的衛晗出現在四人面前:“這邊就交給幾位了,告辭。”
  內侍追出營外,發現已經翻身上馬的開陽王身后跟著烏壓壓一群士卒,不由急了:“王爺,皇上召您回京,可沒說要您帶這么多將士回去。”
  帶這么多人走,留下的人就少了,那他這個監軍不就危險了嗎?
  
  • 上一章
  • 目錄
  • 加書簽
  • 更新提醒
  • 舉報錯誤
  • 下一章
  •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 真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